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电商都市网 首页 创业百科 查看内容

2022依托于新技术、新模式实现乡村创业:比的不是谁聪明,是谁坚持得住

2021-12-23 14:54| 发布者: admin| 查看: 70| 评论: 0

摘要: 在职业纪录片《乐业中国》中,镜头对准不同职业从业者,依托于新技术或者新模式,不约而同选择了乡村创业。这片广袤丰饶的土地蕴藏着巨大的机会,也有从未遇到过的挑战。他们遇到的困难和解决方式,或许能为乡村创业 ...

      年轻人依托新技术新模式打造“云放牧”、全猪产业链、乡土研学  在乡村创业比的不是谁聪明,是谁坚持得住

  陈虎(右二)和老乡们在一起。 受访者供图

  汪星宇(左)和秦璐。 受访者供图

  李丞壕。 受访者供图

  新疆达坂城阿克苏乡,几只羊跑丢了,牧民骑着摩托车,在一眼望不到头的草原上焦急地寻找……镜头一转,是一家基于北斗卫星导航系统的科技公司,公司副总经理陈虎和他的团队开发了一款新产品——牛羊定位智能终端。牛羊戴上定位芯片,牧民就能在手机上实时观测它们的位置,再也不怕丢了。但,牧民愿意花这个钱吗?

  摩天大楼、西装革履,这是85后李丞壕前十几年职业生涯中最熟悉的场景。毕业于香港城市大学的他曾经是职业经理人,年薪百万,参与收购过好莱坞的公司。但从去年8月开始,他回到家乡南宁,成了一个“职业养猪人”。他想把其他行业成熟的产业链模式应用于养猪,让村民成为他的“合伙人”。但,村民愿意入伙吗?

  云南玉龙洪门村,社会企业“乡村笔记”的创始人、90后汪星宇,带着入职才几个月的新员工秦璐,在阿婆家里做“田野调查”。名校毕业的姑娘,并不知道如何和村民聊天。汪星宇在一旁点拨:跟老人聊孩子嘛,跟孩子聊游戏嘛。“乡村笔记”做的事简单来说分两个:一是把城市孩子带到乡村,做乡土研学;二是资助乡村孩子到城市,做职业生涯规划课程。汪星宇认为,一个好的创业项目,人是最重要的。但,秦璐能坚持下来吗?

  在职业纪录片《乐业中国》中,镜头对准不同职业从业者,上述几位,依托于新技术或者新模式,不约而同选择了乡村创业。这片广袤丰饶的土地蕴藏着巨大的机会,也有从未遇到过的挑战。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追踪这些创业者,他们遇到的困难和解决方式,或许能为乡村创业的后继者提供参考。

  在村里开“科学养猪技术分享大会”,人走光了

  李丞壕记得,自己第一次到陈村,接待他的是村里的“第一书记”——一个年轻的小伙子,也是村里唯一的年轻人。“年轻人不想回来吗?不想做农业吗?”李丞壕问。很快他明白了,农业存在风险,不如外出打工“旱涝保收”。

  在养猪行业,有一个叫作“猪周期”的东西,猪肉价格可能暴涨暴跌,养殖户面临巨大的市场风险。李丞壕想到把养猪做成一个全产业链以抵御风险:“如果从上游的种猪场、母猪场、饲料厂等,到下游的加工、零售等,都整合在一起,村民只承担中间的养殖环节,我们就可以把风险在各个环节中消化,等于是‘熨平’了猪周期,村民就能获得持续稳定的收入。”

  李丞壕开过很多次宣讲会,其中不乏在水立方这样“高大上”的场所,但在广西南宁陈村的这一次,可能是最失败的。纪录片中讲到,在村里的篮球场兼晒谷场,他把不锈钢板凳一张一张摆好,拉了一条大红横幅,上书“科学养猪技术分享大会”。他给路过的村民发宣传手册,要和大家一起发展“养猪事业”,但他越讲,底下的人越少,最后,围观的只剩下了村里的大黄狗。

  “农户长期以来的养殖模式和我们现在这种新的合伙模式完全不同。我们要和农户做合伙人,共同分配收益,需要给他们时间去理解这种绑定关系。”李丞壕说。

  陈虎也遇到了相似的问题:用北斗卫星来“云放牧”,理论很丰满,现实很骨感。“牧民们放牧时,住得都相隔很远,我们一家一家上门推销,有的牧民说,我的羊没丢过;我们拼命压低成本,想着一群羊每一头装一个,以量取胜,结果牧民说,只要头羊装了就行,其他羊会跟着。”

  但陈虎没有放弃:“我们要善于承认弱点,这家不行,就去下一家。”功夫不负有心人,越来越多地上的牛羊和天上的北斗产生了奇妙的联系。而且,人民群众的智慧是无穷的,有一户牧民想给自家马装一个,却发现戴耳标或者挂项圈都容易掉,于是他创造性地想到了把马鬃编成绳子,串上定位器。


  在乡村创业比的不是谁聪明,是谁熬得住

  本科毕业于复旦大学、硕士毕业于纽约大学,学国际政治专业的汪星宇,2017年6月回国后,一头扎进了“深山老林”,于当年9月创办了“乡村笔记”。

  “我一直关注青年的乡村创业。大家更多的做法是把瓜果蔬菜卖出来,帮老乡挣钱,我却想把人带进去。他们都说这个太难做了,别做了。我不服。打电话给我大学室友,他就辞职和我一起创业了。”汪星宇想要打破大家对于乡村的刻板印象,把“乡土研学”做成和“出国留学”一样专业的事。

  团队很重要的一项工作,就是去找合适的目的地,毕业于武汉大学新闻专业的研究生秦璐,就这样第一次走进了一个完全陌生的村子。从和阿婆“尬聊”开始,到慢慢坐下来一起吃饭、谈笑风生,她逐渐了解这个村子,也更理解自己的工作。

  “我们这个领域很小众,不太容易找到合适的人,愿意做的人也很少。在乡村创业,比的不是谁聪明,是谁熬得住。”汪星宇说,做乡土研学,一年需要出差200天,这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。

  所以,汪星宇倾向于从零开始,培养“自己人”,“我们去参加论坛、展会、创业大赛,让更多年轻人看到我们正在做的这件事,吸引他们主动加入。这可能不是一个人要干一辈子的事情,但非常适合有理想的年轻人来尝试数年,得到成长,实现梦想”。

  团队成员有学经济的,也有学新闻的,一个土木工程专业毕业的男生,设计建造过地铁,但“他想做点不一样的事”,现在已是乡土研学的骨干力量。他说,看到城里孩子重新认识乡村,村民也能从中获得一笔收入,他有一种成就感。

  汪星宇还给每个成员一个月2000元的学习报销额度,“我特别希望大家多去外面学习,我们没有前辈和同事能传授现成的经验,我自己也不会。大家出去学,回来一起讨论。在我的设想中,我们应该是非常有自驱力的聪明的年轻人,一起在做一件新的事。”

  除了要让村民理解自己在干什么,李丞壕还面临在招聘时,让应聘者理解自己在干什么。有人问,“是不是生活和工作都在猪圈里”“养猪也需要品牌运营官吗”“你们养猪的怎么不建养猪场”……“我们是要让村民加入进来,充分利用已有的基础设施和人力资源,怎么会建养猪场呢?”李丞壕有时候一天要解释好几遍。

  努力终究会有回报。有一个大学学广告学的年轻人来应聘,他看到了公司的背景和前景,也看到了“猪很可爱”。“员工需要认同,要觉得这是他想做的事情,加入才有意义。”李丞壕说。毕竟,当他们得知猪仔生病时,需要火速赶往现场,甚至一住好几天,这群年轻人就必须理解,猪仔在很多人眼中只是一个商品,在农户眼中却是几个月的经济来源。

  乡村新事业值得年轻人回来一起创造

  从今年年初正式启动,不到一年,李丞壕的团队已经有了自己的饲料厂、屠宰场,马上就要收购一个母猪场。公司已经和20多户村民签约,有了3万头生猪存栏,“到年底应该会有15万头”。“为什么我能那么自信地说这个数量,因为村民真的非常朴实,这一户加入我们、认可我们的模式之后,就会替我们主动宣传。”李丞壕抱着一只黑猪仔,笑得露出了10颗牙。

  “我们要串起整个产业链,接触不同商业模式的不同公司,很考验我们的学习能力,特别需要年轻人的加入。希望年轻人能回家乡看看,现在的乡村不一样了,有很多新的事业值得大家回来一起去创造和努力。”李丞壕说。

  陈虎说,小时候老听到讲“四个现代化”,最大的梦想就是啥时候咱们农业实现现代化就好了。他现在做的这件事,让牧民享受到了现代化的福利。“我们给牛羊定位,不仅能防止走失,还能起到溯源的作用。”陈虎介绍,新疆很多地方都有国家地理标志保护的品牌羊,定位系统能监测一头羊一生的轨迹,是品牌的最佳证据,能让牛羊在销售时更让人信服。

  除了经济效益,牛羊定位还能带来环境效益。陈虎说:“一片牧场的承载能力是有限的,但这片牧场上究竟有多少牛羊,之前很难确切统计。如果每头牛羊都使用定位系统,政府就可以精准管理,让牧场得到充分利用和有效保护。”

  从创业初期3个人,如今已经有了20多个成员,汪星宇的乡土之旅正在进行中。他现在想做的,是把“解释成本”降下来,他说:“大家对‘乡村笔记’的第一反应是有情怀、有意义,但这不够,一定要有趣、有内容本身的吸引力,才会大众友好。”

  于是,汪星宇准备举办“本村狗狗选美大赛”“对星空吹牛大赛”“套大鹅圈套大赛”等诸多重要赛事,诚邀更多年轻人的加入。

  来源:中国青年报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我有话说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