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  • QQ空间
  • 回复
  • 收藏

在直播电商兴盛下 我在直播带货公司割韭菜的日子

admin 2023-4-25 15:58 736人围观 行业快讯

直播电商在过去数年成为了增速最快的新兴行业之一,直到去年,其市场整体规模已经达35000亿,从业人员超过一千万人。

然而,行业欣欣向荣,背后却也隐藏着一些不为人知的阴暗角落。


这其中,以短视频为代表的内容带货则更盛。千人千面的短视频算法推荐机制,让平台很难形成一些集体性的共识或观察。所谓流行内容只是一在部分人群当中的流行,反之亦然。

直播带货的兴盛,和平台精准投流系统的存在,让一些直播电商公司瞄准了一些更容易被欺骗的用户,借此推销他们的劣质产品。平台尽管也有相应的惩罚措施,但面对这些如狗皮膏药般存在,打一枪就跑的流动型皮包公司,有时也无可奈何。

最近,毒眸联系到了一位曾经在一家小型直播电商公司做剪辑的技术人员。他短短数月的工作生涯,却亲身经历了一家“骗子”公司是如何利用平台漏洞、欺骗用户并靠着直播电商大发横财的故事。

以下是这位前直播公司剪辑的自述。

我是一个杭州人,22年应届毕业生。

毕业的那年,媒体的报道是应届生超1000万人,时间又正值封控期间,找工作似乎成了一件奢侈的事情。我的家人也感到十分焦虑,于是催促我找工作。

由于高中时自学过剪辑,我决定在网上应聘剪辑师的岗位。很快有一家公司联系了我,这家公司的招聘简章上对职业的要求是会PR和AE,我不会AE,但还是大胆投了。面试前我很心虚,结果老板只是简单询问了几个剪辑相关的问题,压根没提AE。

我就这样得到了一份剪辑师的工作,月薪5000元,兼职且没有合同。但公司离家近,周边还有商业圈,老板面试时的敷衍态度也让我觉得放松。我一度以为来到了梦中情司。

但幻想很快就破灭了。

入职第一天,我就发现了一些不对劲的地方。我的工作电脑甚至没有预装PR,理由居然是装起来太慢。公司电脑的操作软件会被默认装到C盘,所有人都这么做,我甚至开始怀疑公司文化就是折腾C盘。

领导让我每天在桌面上新建一个新的文件夹,储存当天剪辑的视频,但并不告诉我视频最后的用途。直到后来我才知道,这家公司在做直播带货。我剪辑的那些短视频,会被公司拿来引流用。一些用户看到短视频后,就有可能点进直播间进行消费。

这是一家小公司,员工数量不到十人,除了我之外,就只剩下2-3个主播、2个场控、1个小运营和老板及2个合伙人。每天早上六点就开始直播,一直播到晚上12点。老板平日里在直播间用了很多“假人”,在直播间做气氛组,对主播提问,在弹幕或评论区打“已拍”等等,烘托产品被很多人回购了的假象。


小公司走的是野路子。我的老板是从直播带货课堂走出来的人,他瞄准了三十岁以上女性用户。专门做针对这类用户的减肥茶和卫生巾等产品。而我,就要为了配合公司做的产品,去生产一些类似广告的视频。

老板指示我,让我去网上盗取一些身形较胖的人的视频,然后和一些街拍美女的视频剪辑到一起,最后展示产品,配一些诸如“刚开始我也不相信是真的,没想到喝了一个月就这样了”“我才喝了一个月就这样了,真的不敢再喝了”的文案。

为了偷视频不被发现,老板让我选择一些“不那么红的博主”,粉丝数量从几千到十万不等。不过,实际操作起来就会发现,想要规避大网红很难。在搜索关键字的时候,更靠前出现的往往是具备一定粉丝量的博主。而如果切换搜索模式为最新发布,又很难找到高质量的视频。

由于我们只在抖音卖货,后续就转变成从快手偷视频,但在抖音发布,这样可以一定程度规避被原创博主发现的风险。即使被发现了,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。一般情况下,平台会以达人本人的名义对我们提出警告。收到警告后,我们就立刻下架,再去偷其他网红的视频。


如果被偷视频的博主真的有心想要起诉我们,也非常麻烦。他们需要花大量的时间去收集证据,提起诉讼。但一般到诉讼那个地步的时候,证据已经被销毁差不多了。甚至有可能我们专门卖那类产品的账号都没了。为了不引起更多麻烦,这些网红一般情况下都会选择息事宁人,我们把视频删了,他们也就放手了。

视频是偷来的,我们卖的东西也根本没用。曾经有一款销量不错的减肥茶,产品的配料表里是冬瓜、玫瑰以及金银花这样便宜的中药。虽然对人体并无危害,但也没有效果。平台对减肥产品的管控很严格,但只要推广视频不带减肥两字,就有可能规避审查。


这款减肥茶直到热度下滑期间,还曾经有一天卖出3000单,这件事让我老板记住了很久,以至于以后一直想复刻这款减肥茶产品的奇迹。另一款产品泡脚凝珠,产品功能都是被老板坐在那脑补出来的。有一天,老板坐在椅子上思考,“你说我这个东西,除了说能减肥、能冒汗还能说干啥呢?”末了又想起来,说能调理女生生理期。

平台对这样的虚假产品也会有一定的审查和管理。曾经有一次,我一个小时提交了六七版内容一致但版本不一样的视频,比如把关键字改成拼音,单独把胖子去掉或者单独把街拍美女去掉这种情况。因为当时直播进行到一半的时候,引流的短视频突然无法过审了,老板就会让我改好几个不同的版本,尝试过审。

出现这样的情况,一般就代表平台开始责令整改同类产品。因此尽管当时有可能通过对视频的小修小补过审,老板也会很快换新产品割韭菜。只要换的够快,倒闭就追不上他。

为了避免更多风险,老板的思路也是打一枪换一个地方。一般老板如果发现某个产品方向好,就会复刻对方的思路马上简历账号,购买粉丝,然后联系厂商达成合作,趁着风头卖。如果风头过去了。老板会立刻把账号清空或者注销,再做新的。

有很多针对这种假产品测评的博主,但其实对市场根本于事无补。当这些产品被测评博主发现并做成视频发出来的那一刻,这些产品就已经进入生命力末期了。

干了半年后,我离职了。我曾经也怀抱着对于短视频事业的热情,想找到一份能够让我感受到快乐享受生活的工作。我曾以为,做原创视频坚持原创内容,是每一个短视频工作者贯穿终身的信仰。但是我没有想到靠偷鸡摸狗可以做的那么红火。

我走了之后,他们还是在照样做。夸张的视频效果、满屏幕的文字马赛克和贴纸、加粗拉大描边加底面的图片、比椰树审美还要魔幻的视频风格,仍在以各种形式充斥于短视频之中,仍然在贩售着不同形式的减肥茶。

一切都没有发生变化。

来源:毒眸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我有话说......
.